~ 安寧夥伴們的祝福
離 開 作者:陳英祺
 


在那之前,我從來沒有想過「死亡」留給人們的衝擊與疼痛是如此真實。今年夏天,我看著葵失去他摯愛的奶奶。存在的意義在我們之間迴盪了好久,三個月後的現在我彷彿還能見著葵袖口別著的黃絲帶,以及他臉上的悲戚,和堅強。

奶奶的惡性腫瘤被檢查出來已經很久了,「順應天命」是他的信念,於是奶奶很堅持要繼續待在家裡,毋需用多餘的支出讓自己留在消毒水和陰暗的醫院多圖一口氣。本來,葵的父親及其他兄弟姊妹答應了這樣的決定,想讓老母親過她想要的生活,他們僅僅多了關照、看護

與協助;但當一而再、再而三病魔的無情啃噬讓奶奶幾乎承受不住,葵的父親於是毅然決然地讓奶奶住進了安寧病房。或許用自然的生活方式接受命運是一種自由,但讓摯愛她的人們不捨與心疼,是奶奶不願看見的;和兒女們鬧了一天彆扭後,她在大家的陪伴下住進病房。

初始,奶奶固執地拒絕著看護所要為他提供的服務,她說即使有著病痛,人也應該堅決地盡一切力量照顧自己。葵娓娓描述著他奶奶說過的話;我紅著眼眶,感覺著奶奶對掌握自己生命的執著。後來在兒女們苦苦地勸說央求下,奶奶才漸漸放開一些他的堅持。葵說,他最心疼的是奶奶在接受化療的那些日子裡,細胞抵抗著凶狠的病魔,本就稀疏的髮一綹一綹地敗陣下來,他奶奶只帶上媳婦手工織的小帽子,微笑著告訴大家,「有了那麼好的藉口能帶上這溫暖的帽子」,我就不會再因為偶爾莫名發寒而引發的頭痛難受啦!」這樣的話看似輕鬆,卻讓大家幾乎忍不住心酸。是怎樣的歷練,才能讓奶奶這樣地勇敢忍受著身體上機鉅的痛楚,還能送給她的人溫暖的微笑?這麼久了,每每想起都仍會讓我感到敬佩,即使清楚自己對那樣的坦然不甚能夠體悟。

奶奶說,人生嘛!活著很苦,死了也不見得就是解脫,倒不如努力幫助別人活得快樂較有意義些。我想,她真的盡了全力去實踐她的信念吧!燃燒生命綻放最美的花朵 ? 微笑 ? 溫暖週遭人們的心。病魔持續加強著威力,刺探著奶奶的底限,想像著葵說的,奶奶咬著牙關冒著冷汗也不願在子孫面前喊痛的畫面,光想就忍不住讓自己別過臉,試圖避開那樣掙扎的生命景象。忽然懂了自己過去怪罪病人受不了痛苦兒尋短是種懦弱的錯誤;面對一次又一次絕對的痛楚,或許,軟弱才是常態。看自己每次想捐血卻光想粗大的針頭就害怕的樣子,與癌細胞戰鬥的疼痛是千萬倍於這樣的小事呢!我有多少的勇氣去承受那樣的劇痛,還能接受命運,甚至堅持把微笑的溫度留給殘酷的是世界?

季節悄悄做了更選,初夏的一個清晨葵在五點多飛車趕回南部,卻只抱住奶奶已然冰冷的身軀。我遙遙地感受著他們的悲慟,一個安慰的字眼也吐不出來,眼睛隔著迷濛的霧,我竟覺得奶奶依然是帶著淺淺笑容離開的,因為她有這麼多深愛她的人伴在她的身畔。而自己在最苦的時刻也未曾放棄也未曾放棄微笑,熬過這些辛苦的日子,奶奶真的比誰都勇敢。她最後仍然輸給了病魔,卻戰勝了命運帶給她的軟弱、疼痛、憂傷、衰敗,用堅毅的笑容活著,走到最後一刻。喪期後再見葵,她臉上的堅強,也是受到奶奶的影響吧!奶奶的逝世於大家是悲傷,是不捨,是永琲疑h念;於她自己,我想,是種最昂然的離開。 BACK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