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 安寧夥伴們的祝福
「難道他不就是我,而我不就是他嗎?」志工 劉忠信
 


生命的意義是什麼?價值又在那堙H其實因人而異,每個人有他自己的詮釋及過法,當然價值就由別人去三姑加上六婆,只要心中有那一把尺,就已足夠。

八月六日 是回嘉基第一天的值班。在安寧病房從一間走過一間,滿心是酸,為何經過恐怖的 SARA 之後,原本沒有三、二個病人的病床,何時又人滿為患了呢?真是無語問蒼天,人是來世間受苦的。記得聖嚴師父說過:「人來世間有二件事,一是來受果報的。二是來發大願的。」至於生病則是介在自作自受與心甘情願之間。

願我以此病苦,令眾生皆免此難。身為志工一員得我,一耳聽著患者說人生大道理,聞釋著似乎有些道理又不合邏輯的言語,心中縈繞著是人即將往生,卻又是如此的執著所謂的人生的意義以及大自然法則,在開示著迷與悟之別。在回家路途中,想著想著突然醒來的一句話是難道他他不就是我,而我不就是他嗎?

時間回到九十一年五月十日的這一天,是我一生中的最大刀;人說平常很少生病人,要是生起病來,不是死就是重傷,而我就是屬於這類型的。九日凌晨開始通腸,一直到早上五、六點,不記得總共通了幾次,只知道至少在二、三十次以上仍然無法將大腸內的排泄物給清乾淨,已經是虛脫加上意識不太清醒。猶記白衣天使說:你非常之配合,很少人是如此。然後進了手術房,醫師也開了三、四個多少小時,昏睡了好幾個小時,加上住了二十一天的院,從尿管、鼻咽管加上一顆小氣球引流廢血,慢慢地恢復。體重則從原來的 六十公斤 掉到 四十六公斤 , 連 醫師也不敢說要化療。

回到家一切是那麼的美好,但必須回診追蹤檢查,一步一步的做,首先決定用吃膠囊化療,因劑量小、副作用也小。沒有噁心、歐吐及掉頭髮,但是皮膚卻一再長癬及腳底裂開,曾有一到二個月難於行走,因免疫力遭破壞而產生。事後則再做了一個療程的引療總共二十八次,合計一個半月,其中之痛苦,我想只有患者能夠深深體會。回首來時路,決定若好些一定付出自己一點小小的力量到醫院當志工,回饋社會及鼓勵同病相鄰之病友。

一路走來,必須要感謝的人太多,無法一一筆記,僅以略舉以下二位:其一是六十年次的郭耀中師兄,他的癌期與我是一樣的,只差在腫瘤太大,無法手術、引療及化療,在一偶然的際遇下,遇到他姊姊,告知是否可以前去鼓勵及打氣,當然是義不容辭,初見面,沒了上幾句,以為是他無法接受,事後才知:這是和他說最多的一次,以後也藉著運動時間,陸陸續續前去探望他,而病情也每下愈況。那骨瘦如柴是像燈將息滅一般,最後一次到其租屋,才知已搬走,乃在手上熱騰騰的包子,竟無法付出,心中的感觸很深 ……………… . 。想起每次要走時,他都說要打電話給他,但他是那種誰的電話都不接的,直到有天突然接到他的電話,也忘了說些什麼,事後才從一位 戴 老師處,得知師兄已往生。原來他是來向我道別的。曾經是在地藏普薩面前求了三天,而我才當了別人的貴人,這是師兄大姊親口像我所說,他在普薩面前求了三天,才遇到我。

其二這是要談我的貴人 — 戚繼玲 小姐。她曾任德桃癌症基金志工,加上自己父親也因癌症過世,那種刻骨銘心,用於目前事業安泰保險公司醫療關懷小組,加上本身是資深的護理師,以其專業知識提供給我這癌症患者所需資訊,對我之幫助是受益匪淺的,每當看她寄來的信息,一定在當下看完,累積起來,也足夠出一本小冊子。在職務之便,她也特地從台中來探望我,這份心意是能夠感受到的,經過二次的拜訪,我們全家已將她視為一家人,而非那種從事保險業務的關係。今生有幸遇到此貴人,這是何等的好因加上好緣呢?

茫茫來時路,或許你是下一個癌症患者,請不要去下定論,什麼是生命的意義及價值,人生而不平等加上際遇及福報各不同,而我也是癌症一家族。 BACK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