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基院訊
嘉基藥品查詢
醫藥專欄
衛教宣導
現在位置: 略過巡覽連結首頁>醫藥知識> 敍事醫學
敍事醫學
【字級大小】 17字級
15字級
13字級
列印本頁
標題:熱饅頭…最後的祝福  作者:社工室 陳怡佩社工師 寫作日:2021

熱饅頭…最後的祝福


社工室/陳怡佩 社工師


    一如往常的在10:30外科加護病房會客時間出現在病房裡,護理師小聲且小心翼翼的告訴我:『12床是二次腦出血中風,旁邊是他太太,他太太是護理師,你評估看看。』聽完護理師的交班,我故意繞進去病房關心,看看太太有沒有甚麼需要協助的,印象中太太不太好親近,我沒說幾句話就走出來了,梗在喉間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。隔天,聽說太太主動諮詢安寧緩和,我心想,或許是個契機,也將器官捐贈的選項告訴他,太太說:「看他躺在這裡太辛苦,希望可以減輕他的疼痛…他適合走安寧緩和嗎?」這時我心裡一沉,心想:很多家屬都因為捨不得讓病人再痛一次而拒絕器官捐贈,太太一定也不會同意的啦!於是又打消了把話出口的念頭。

   
在我認為可能無法促成這件美事之後的幾天,我都只有遠遠的望著12床的方向,太太在面對配偶頻死的階段,應該有很多話想說吧!這個個案我就不再勸募了!

    依稀記得過了一個禮拜,在一個禮拜六的早上,我突然接到器官捐贈協調師的電話,她告訴我:「12床想做器捐,太太想跟你談談,因為她還有兩個很小的孩子,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說爸爸快不行了,然後想做大愛捐贈這樣。」聽到這裡,腎上腺素告訴我衝吧,但情緒馬上變的焦慮不安,「怎麼跟小孩說…」這我怎麼知道阿,算了,先去醫院再說,見招拆招吧!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會談的場景我仍然記憶深刻,太太用她最堅強的口吻,一字一句清楚的說:「他在第一次中風的時候就跟我說過如果他怎麼了要器捐,這次進來醫院看他這樣躺著,我很心痛,不想他繼續痛下去,所以我諮詢了安寧緩和,但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他會願意做器官捐蹭的,現在他的時間不多,我想幫他做一件有意義的事…」,我輕輕的拍拍她,眼角不禁也濕潤起來,我們一起拭淚一起討論怎麼讓兩位3、5歲的孩子跟爸爸道別…為了表現出自己的專業,我隨手拿起兩本繪本,跟太太介紹一本是講大愛捐贈,一本是講死亡,太太六神無主看著我沒有太多意見!我們約定週一再一起跟孩子訴說。

    回想當時,我帶著當時只有3、5歲的童童、樂樂(捐贈者子女,化名)一起看「小麥熊的心願」繪本,告訴他們爸爸即將成為天使,在離開前更救了好幾位身體虛弱的人,爸爸真的好勇敢!聽完故事,似懂非懂的兩人竟然哭了起來,我跟太太對看了一眼,太太留下來說出她以前根本不敢開口的話,而我則是默默退出,把空間留給他們一家3口…

    就這樣完成了器官捐贈,過程中很順利,太太仍然很堅強的面對,我與協調師陪同太太進開刀房幫先生穿上最帥的衣裳,完成之後,太太很深情的看著先生,再看看身旁的我、協調師,還有陪同遺體護理的護理師,似乎知道此時此刻的寧靜需要說點什麼:「你們看,他真的好帥!」這時我的理智再也無法控制自己,眼淚就這樣潸潸落下。面對先生的離世,感情深厚的兩人該怎麼面對一人獨活,悲傷之餘還要滿足婆婆對先生後事的堅持。完成捐贈當晚已經8點多,太太告訴我,她婆婆要求必須請道師在安息室助念8小時,期間要有熱騰騰的饅頭在腳邊,可是她根本不知道在這個時間要去哪裡買。見她語氣哽咽,我告訴她:你專心陪著先生,饅頭交給我,一定讓妳先生腳邊有熱騰騰的鰻頭…


    事隔一個月,忽然收到太太的來信,回想起當時的情境,仍然感動…

怡佩:

謝謝妳在我先生住院期間對我們一家人的照顧,謝謝妳。

我覺得妳很善良、人很好,真心的覺得妳的工作好辛苦,院長應該幫妳加薪的^_^。

很抱歉,我想,我跟妳之前遇到的家屬都一樣,結束之後,我真的一點都不想和醫院接觸,我連在路上看到救護車都會哭,會一直想到6月6日時,我們從斗六轉院到貴院的情形。

還好還有兩個小孩,讓我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,如果不是為了孩子,我可能就去跳樓了。他們兩個表現地比我還要堅強。現在在家裡,我們三個也不會避諱的聊到爸爸。還好孩子很乖,應該是遺傳到我…。


祝福妳

祝福妳能順產

也祝福妳的親人

希望妳能順心、平安。

(很抱歉,我不太會表達,但是我是誠心的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賴OO上


    4年過去了,這段陪伴的經驗跟著我走向更多家庭故事,也深深的烙印在我心中。每一件器官捐贈的完成都有一段感人故事,對每位在此領域中的工作者而言,看似稀鬆平常的事,背後卻是無盡的成全。

    想想當初一心一意只想協助捐贈者完成捐贈的心願,心裡沒有太多的顧慮與擔憂,即便身懷六甲,仍義無反顧的在假日、深夜出勤,並陪著家屬進開刀房幫捐贈者更衣及護送最後一程,又或者是同為母親的角色,讓我更能同理家屬面對至親離世,尚有年幼子女的心境吧!

 
回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