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
標題:高水準的醫療與幸福的台灣人
作者:陳伯卿醫師/陳伯卿眼科診所 106年12月25日撰
      幾個月前老朋友順道來拜訪,閒聊時眼眉帶喜,原來她的兒子通過國家考試,還應徵了好工作,眼看著一兩個禮拜後就要展開新的生活了。我打從心底為她高興,當媽媽的拉拔培養兒子得花多少心血,終於肩上的擔子輕了些。

    幾天後朋友的兒子來看診,一派輕鬆的說:「就要去外縣市工作了,這一陣子為了拚國考,書念了不少,眼睛有點疲勞,右眼有點模糊,休息一下多睡一會兒又好多了。是不是近視度數增加合併疲勞呀?」我看了看視力檢查和電腦驗光的結果,回說:「嗯!還不錯啊!戴眼鏡右眼視力有零點八到零點九,你說的模糊感是像照相時對焦不準的朦朧感嗎?」但接下來他不經意的一句話引起我的不安,他說:「不是啦!有時候感覺上像是戴了棒球帽有陰影似的,右眼上方比較暗,不過睡一覺就好了。」我心裡想,像戴棒球帽有陰影…千萬不要是那個病吧!這小夥子才剛要出社會正式工作,媽媽心裡還興奮又安慰著呢!況且右眼視力還這麼好,不會這麼倒楣吧?

    但是理性和專業告訴我一定要散瞳做詳細的檢查。三十分鐘瞳孔放大後,我一眼就看出是視網膜剝離了。生怕嚇壞了這個年輕人,我小心翼翼的解釋這個極其糟糕,而且失明機會極大的疾病,包括疾病發生原因、該如何進行手術、術前術後該注意的事項、要如何轉診到大醫院盡快接受治療。為了安慰他,我還補上:「搞不好是我看錯了,但是明天請一定要到大醫院檢查!」我私下還打電話聯絡大醫院視網膜專科醫師,請他幫幫忙高抬貴手,不要拖延盡快安排住院。

    接下來年輕小夥子經歷了住院,接受視網膜剝離手術以及休養。這段期間我見證了一個母親對兒子無微不至的照顧。堅強的母親工作、醫院兩頭跑,我想在這段期間她的生命裡沒有了自己,只有兒子。除了照顧鼓舞孩子,還要強忍傷心,展現樂觀開朗的外表。所幸醫師的技術超群,視網膜貼合完美,一切是如此順利。現在年輕人常常用散步的方式帶著相機趴趴走,用緩慢的步調重新認識紀錄嘉義這個城市。

    這個真實的案例隨時都在台灣上演,因為台灣普遍醫師的醫學養成扎實(當然過程很血汗,但是也因為如此才能成就很多醫術精湛的醫師),而且醫學界研究氣氛旺盛,每一個時刻都有新技術的發展,都有重量級醫學研究報告發表,而醫學中心林立,密度之高恐怕是世界第一。轉診制度的落實使得台灣的病人能獲得最迅速、最周全的醫療照顧。

    醫療本來就應該是昂貴的,但是在台灣竟然如此廉價且隨手可得!這不是奇蹟是什麼?所以身為台灣人應該感謝醫護界每一個無私努力付出的人,更要珍惜每一絲一毫的醫療資源。

回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