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
標題:消逝的生命
作者:謝其勳醫師/嘉其耳鼻喉科診所 106年12月25日撰

    靜靜回想,與我最親近舅舅重病到離世接近ㄧ年,即使自己是醫療人員,還是有很多無助與無奈,當初要決在哪裡治療?表妹們與父母親決定自已在家鄉治療,好讓與親近的親朋好友,最後的相處。·最後的治療時間,常常與家人朋友到處散步與吃美食,平時比較沒空的朋友親戚大家現在都變得有空了,讓相聚的時間變多了,但大家心裡都知道,生命已經慢慢的流失中。但舅仍積極地配合醫院做治療,非常的辛苦,我以身為父親的觀點,只不過想多增取與家人相聚的時間。不禁讓我更保握與親人相處的一分一秒。

    直到病情急轉直下的那刻,ㄧ切都不一樣了,我兩位表妹妹都於醫院工作沒辦法參與舅舅門診與治療,重大決定經常必須遠端連線,令人感到鼻酸,只剩已經身心俱疲的舅媽獨撐著。兩姊妹困於工作無法請太久的假痛苦不已。

    我舅不太把這些身體的痛苦宣之於口,甚至於全家族的聚餐,在大家的歡樂氣份中,他忍耐著不吭一聲,其實背部骨轉移,早已使他極為痛苦坐不下去了。就在端午節前一天與家人去醫院探訪,舅舅已呈現躁動的狀況,無法言語,呼吸急促。心中感覺可能大限已至,第一次面對這樣親近的親人即將離我們離去,卻不知如何跟舅說些甚麼,大家靜靜的看著舅。病房呈現極度安靜狀況。直到了清晨舅靜靜的不再躁動,似乎陷入沉睡中,沒呼吸的死寂壟罩著病房。生命已從此消失。雖然這是大家必須要面對的一條路,但卻是很少人可以面對。此時的我抱著妻女,真切保握與家人相處的每一刻。

回上一頁